幻灯二

华纳国际:直面芯片“卡脖子”,这个委员有一说一!

华纳国际:直面芯片“卡脖子”,这个委员有一说一!(图1)



解决芯片“卡脖子”,中国集成电路从业者正行走在“长征路”上。


3月7日,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微电子所副所长周玉梅在第二场委员通道上,直面公众关注的芯片“卡脖子”问题!


7纳米和40万,周玉梅给出两个对比强烈的数字让公众感受芯片所处的微观世界。


“用7nm加工工艺,在一根头发丝的横截面的尺寸上,可以摆放约40万个小晶体管。”周玉梅说,工艺越先进,在同样大小的面积下就能摆放越多的晶体管(晶体管是集成电路的最基本单元),难度也越大。


一面是小数点后有8个零的0.000000007米,一面是后面带着6个零的400000个小晶体管,很难相信它们能在芯片上达成统一。


这也是为什么集成电路不管从设计、研发、还是生产都需要有攻坚克难的“长征精神”。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长征路,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以周玉梅为代表的集成电路领域科研人员,时刻铭记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的深切勉励。


在长征精神的指引下,集成电路领域从业者始终在路上前行。她介绍,从2006年开始,国家部署的重大专项有3个专项和集成电路相关,在专项推动及牵引下,集成电路相关基础研究、技术应用、产品研发,都在快速推进。


正是有了集成电路领域的“长征”,集成电路产业的全链条都得到了全面部署,北斗卫星、超级计算机等大国重器内有了跳动的“中国芯”。


“我们的自主芯片在北斗卫星、超级计算机等领域都得到广泛应用。”周玉梅说。


麒麟芯片由国内公司采用全球最先进的5纳米加工工艺设计;


芯片制造企业、封装测试企业已经进入到全球同行业前十;


在行业国际顶级会议上,国内的优秀研究成果频频入选;


在科技创新的驱动下十三五期间我国集成电路设计业的产值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了23.4%;


……


过去十几年来,我国芯片制造领域可喜成绩频出。


“我们的芯片从无到有,从有到成,稳步前行。”周玉梅有一说一:和世界先进技术相比,我们还有差距,‘卡脖子’的问题正是我们要攻坚克难的问题。


在以周玉梅为代表的科研人员眼里,“卡脖子”的问题正是长征路上要征服的大渡河、泸定桥、夹金山……等待他们去征服,他们一直在跟时间赛跑,不懈的努力。


周玉梅深知:芯片制造难!因为集成电路产业是一个技术、资金、人才高度密集的产业,是一个技术按照摩尔定律快速迭代的产业,是一个全球化竞争的产业。


“集成电路产业对国家发展十分重要,它关乎现在,更将影响未来。”周玉梅呼吁,更多的目光关注到我国集成电路的发展,有更多的优秀人才投身到集成电路领域……


作为有着14年履职经历的资深委员,周玉梅连续多年在提案中呼吁“培养集成电路人才急需设立一级学科”。终于,在她和整个行业的共同努力下,一级学科在去年底落地。


“集成电路科学与工程已经设置成一级学科,希望有更多的学子报考集成电路专业。”在委员通道现场,周玉梅不忘号召莘莘学子投身集成电路领域,“相信在我国新型举国体制的制度优势下,在关键领域、卡脖子的地方下大力气,一定会有更多突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内容页广告位一